高州老乡网广告

改过名、离过婚、曾被定位谐星,张嘉译47岁才红到巅峰

移动版  2018-03-24 03:10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如今的张嘉译是真真实实的火了,电视剧霸屏,搭档的又都是美女,就连腰不好走路的姿势,都被网友取了个“社会步”的戏称争相模仿。



比起其他几位银幕上的气质男神,张嘉译的大叔形象却自带一股“有点狂,有点丧,有点冲劲儿撞大墙”的气质。他早已不用张小童这个名字行走江湖,江湖上关于他的传说,又都带着点“张小童”的影子。


张小童


张嘉译1970年生于陕西,父母都是普通人,家里能和娱乐圈沾边的就是他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工作的舅舅。彼时张嘉译还叫张小童,一个听起来有点“土”的名字。这名儿原本也只是个小名,爸妈一懒就被他用到了大学毕业。


张嘉译在各种采访中从没掩饰过对这个名字的嫌弃,他反复强调小童就是个小孩的名字,打中学开始他就不爱用,后来拖到了大学毕业无论如何都不想用了,就找人给看了个名字,看的就是张嘉译。这名字到底怎么样张嘉译并不关心,只想着把原来那个换下来就行。



不过可能也真是张小童这个名字的“诅咒”,大学之前的张嘉译可以说是非常的平庸。他的成长经历基本不值一提。在学校表现普通,成绩个性都毫无特点,文艺天赋基本没有,唱歌嗓门又大又跑调,连中学合唱都排不上号。


唯一算得上是个特长的是摔跤,他在高中时候练过两年,据说如果不考学可能就进专业队了。这种辨识度级别的同学,每个人的高中时期好像都认识几位。后来有媒体去采访张嘉译的高中同学,大家都说要不是他火了,根本不会有人记得班上有这么个人。


张嘉译也说自己和小时候变化特别大,但这个变化的契机在哪儿呢?就是他那个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工作的舅舅。


张嘉译的舅舅当时在西影厂制片部门工作,有次和家人吃饭喝酒,看报纸的时候发现了一条北电在西安电影制片厂设点招生的广告,就怂恿张嘉译去考试,说考试特别好玩,还热闹,张嘉译就去报名了。


考前小半个月他家人给请了陕西人艺的曲国强老师传授经验,后来就是曲国强陪他去现场考试的。张嘉译靠着一首《打靶归来》、一套广播体操和摔跤的基本动作通过了考试。招他进北电的马精武后来回忆选择张嘉译的原因就是“特纯真、特朴实、长得端端正正”。



不过也可能马精武就是喜欢西安人,他说那时候他就西安的学生招的多。当时张嘉译只有17岁,高中都没有毕业就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招进了北电。后来他拿手的摔跤还让他怒刷了一把存在感,就是刚入学的时候体育老师以摔跤摸底学生,刚好就点到了张嘉译,直接就让他给摔在台子上了。


顶着张小童名字的张嘉译在大学也是一样的平庸。他声乐考试不及格,一年就唱一首《杨白劳》,而那时他只有17岁,生活阅历又浅,表演还浮于表面。


他最初的定位是喜剧演员招,因为他的长相在当时只能演喜剧。但后来张嘉译成名了,他却不敢真去挑大梁演喜剧,因为“黄渤、徐峥、闫妮身上有这个天赋,我的没有那么极致”。


没有极致喜剧天赋的他,在当时还有一条发展的路,就是做打星。西安电影制片厂的《残酷的夏日》保留了他难得的武打场面,确实不错。只是后来得了僵直性脊柱炎,每晚睡觉连背都是僵硬的,不得不早起用热水把背冲开。这条武打的路也走不下去了。




唯一值得一提的作品就是《魔表》,还有自媒体就此把他划进了童星的范畴里,但实际上当时的张嘉译已经20岁了,这部电影现在最大的作用也仅仅是让张小童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大银幕上。


其实看他早年的作品就会发现,张嘉译确实是眉清目秀,但也没啥特别的记忆点。大学时期,他的老师和他说,你形象受限,可能演不了主角,但你要坚持。这话成了张嘉译娱乐圈奋斗的定海神针。



张嘉译


毕业的时候张嘉译试图留在北京,但以他的个人条件,没有接收他的单位。所以他的父亲就带着张嘉译托关系。这在那个年代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张嘉译说自己不能忍受父母的低三下四,所以就决定回老家,回到了西安电影制片厂。


那年头张嘉译的日子还算不错,回到西安电影制片厂后那几年他什么都干,当演员,也做副导演。现在有人称张嘉译为“演员副导演”,殊不知这还真是他老本行。《12·1枪杀大案》的片头还挂着他的名字——执行导演:张嘉译。



那个时候只要一看到张嘉译的脸,一准就知道这片子是西安电影制片厂拍的。2005年上映的《心急吃不上热豆腐》,是张小童这个名字最后一次出现在大银幕上。



这世界上的演员,有天赋异禀的,也有劳苦功高的。张嘉译大概也就属于后者,后来他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刷足了经验,就又回到北京发展了。当时的张嘉译肯定是打算卯足了劲儿奋斗的,2007年年初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就说,“今年我就不再低调了,2007年希望我不再是最被忽视的,而是最受重视的”。


能让张嘉译如此志得意满,其中除了因为他有戏演,也因为他朋友多。其实细翻他的戏会发现张嘉译固定合作的导演就那么几位——刘惠宁、滕华涛、刘进。


刘惠宁和张嘉译的兄弟情更为深远。


两人西安电影制片厂就认识了,2008年时就已经合作了11次。张嘉译参与了刘惠宁很多人生的重要阶段,当初他想要找陈小艺做自己片子的女主演,就找副导演兼剧中男主角张嘉译去和人家联系。后来陈小艺同意参演,接她的时候也是刘惠宁和张嘉译一起去的。



真正让张嘉译火起来的是2009年的《蜗居》,这片子的导演是滕华涛。后来张嘉译和他还合作了《瞧这一家子》、《浮沉》、《我的体育老师》。张嘉译说他对滕华涛的信任是完全无尺度的,这话应该说,他对朋友的信任就是没有尺度的。


常年处在这种熟悉的氛围下拍戏,一定程度上也造就了张嘉译随意、松弛的状态。他实在是很具有“大爷”气质的人,邓超曾爆料他很喜欢嚼槟榔,陈美琪说她看到张嘉译大口吃面觉得很不可思议,还有张嘉译的老婆说他很爱打麻将,常常一打就是一宿。



这似乎并不是一个严以律己的演员形象。而他也确实不是。张嘉译无法成为一个标准的“大叔”,而只能是一个“二叔”,这也是他在演马克、徐天这样的失意中年丧男人的时候总是自带魅力的原因。


大叔的气质是不同的,陈道明、吴秀波看上去也会失意,但他们会抓住机会力挽狂澜。张嘉译失意也就这么失意着,然后依旧这样和朋友一起,失意着活下去。


感情生活


相比张嘉译的作品,人们对他的私生活知之甚少,他也很少公开谈论。网络上能找到的资料只显示,张嘉译在与王海燕结婚之前还曾有过一段婚史。


他的前妻叫杜珺,网络上关于二人的料很少,关于他们夫妻间的故事就更少,只说两人因考虑不够成熟而结婚,又因分歧而离婚。两人曾合作《澳门儿女》、《帕米尔医生》,考虑到这两部作品均在千禧年前后,相识也差不多应该是这个时候。


杜珺在娱乐圈的资料很少,只知道她在《大贪官和珅》、《声震长空》里有过表演,只是也并非主角。




据说张嘉译和前妻相处了很短时间就离了,而在两人离婚后,杜珺便在娱乐圈销声匿迹了。有人说她早就退出了演艺圈。不过在微博上曾经有人晒出过和杜珺的合影,并说她还在圈子里发展,由于并不在幕前,大概就查不到什么信息了。



冲动结婚发生在张嘉译身上也并不奇怪,彼时的张小童毕竟也只有30岁。即使是如今已经成名的张嘉译,做很多事情时仍然很冲动。比如他投资漆雕只用一个下午,投资某科技产品就和人家打了场球。


张嘉译的第二段婚姻资料比较好查了,在拍摄《国家使命》时与王海燕相识相恋,两人第一次合作对戏就因为删减台词而闹得很不愉快,没想到最后走到了一起。这种“欢喜冤家”的套路在娱乐圈并不少见。


王海燕和张嘉译也是“老搭档”,两人合作过《国家使命》、《我是业主》,在王海燕产后复出后,两人还一起合作了《营盘镇警事》。这倒是也符合张嘉译一贯“熟人拍戏”的原则。


就连王海燕复出的戏也是张嘉译帮她选的,当时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剧组主创人员是他们两个的朋友,在这个戏中她要照顾孩子,休息也比较方便。




所以你看,这个娱乐圈有人在混名利场,有人在滚资本雪球,而张嘉译就是在刷朋友圈。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b0898.com/view-459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