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老乡网广告

保衛藍天“黑榜”城市怎麼干 9w076

移动版  2017-12-05 05:14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編者按:重點城市的環境空氣質量如何,環保部每月、每季度、每年發布的城市空氣質量排名是個有效參考。空氣質量雖然受到地理、自然條件等因素影響,但這個榜單在一定程度上客觀地反映了城市治理水平。河北邢台、衡水已是“黑榜”常客,山東省會濟南、河南省會鄭州這兩年也位列空氣最差十大城市。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要求“打好藍天保衛戰”。作為空氣污染最重的城市,如何切實落實報告精神,向大氣污染宣戰?本報記者探訪四城,看看他們的做法與心得。

濟南明確治污工作職責,層層壓實責任

具體到事 細化到人

本報記者 潘俊強

“我們暗訪半個多小時,才走了多少路,車身上已經有這麼多土了。”山東省委副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文濤說著,在車身上寫了“濟南市”三個沙土字。隨后他開出“藥方”:工地及附近的道路要硬化,必須使用濕法作業,運輸車輛駛過要有效噴淋……近日,濟南市主要領導帶隊,對全市建設工地揚塵治理情況進行暗訪以及拉網式大檢查。因揚塵治理不到位, 45個建設項目被公開曝光,相關單位被處以責令限期整改、計入不良行為記錄、單位負責人受約談等處罰。

打好藍天保衛戰,濟南在行動,這僅僅是一個縮影。連續數年位列“氣質”最差十城,濟南百姓對改善的要求很迫切。為打好治霾戰役,濟南市成立了書記、市長分別為總指揮和常務副總指揮的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指揮部,進一步明確和細化了各級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環保工作職責,並將實施問責的情形和標准細化為14類,層層壓實責任,傳導壓力。

推進燃煤綜合整治、深化工業污染治理等加強大氣污染治理的“十大措施”,被細化分解為153條,逐條明確責任人員、工作標准、完成時限等,強化調度檢查,確保工作落實。

翻看細化表,各項任務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具體到事,細化到人,設立限定時間,可操作性就強了。”濟南市環保局一位負責人說。

最近,因為歷城區港九路南段揚塵污染治理不力,港溝街道辦事處環衛所所長李吉濤被區紀委誡勉談話。去年底,濟南出台《濟南市大氣污染治理問責辦法》,以嚴肅問責保障履職盡責、嚴格監管,確保大氣污染治理目標任務落實到位。今年以來,因環保工作不力,濟南市約談市直單位、區政府和相關辦事處7次,同時,市紀委組織相關縣區紀委對6起大氣污染防治不力問題,依紀依規進行了問責。濟南還將大氣污染治理工作考核結果,作為科學發展觀考核和領導班子、領導干部綜合考評的重要依據。

堅持市級領導每月兩次帶隊督導檢查制度,一系列舉措有效推進了治理工作。開展“24小時巡查監督行動”,強化媒體和群眾監督,各項工作有條不紊。

強化執法監管力度,2016年立案查處環境違法企業502家(次),偵破環境違法犯罪案件93件,抓獲犯罪嫌疑人80人,行政拘留、刑事拘留28人。

據統計,2016年,濟南“藍天白雲、繁星閃爍”天數達到203天,比上年增加59天﹔良好以上天數達到162天,比上年增加29天。從去年11月份以來,濟南連續4個月退出全國74個重點城市空氣質量排行后10名。“下一步,我們繼續堅持‘老實治霾、務實治霾、科學治霾’理念,打好藍天保衛戰,逐步退出全國空氣質量重點監測城市后列。”濟南市環保局負責人表示。

鄭州多管齊下推進大氣污染治理

污染做減法 措施做加法

本報記者 馬躍峰

鄭州裕中能源公司院裡,豎著一根龐大的煙囪。走進煙囪底座空間,見一個小屋子,鐵門緊鎖。門口綠色標牌上寫著:重點污染源自動監控基站。

“能開門看一下嗎?”記者問。

公司負責人有些為難:“第三方監測公司負責採樣、測量、傳輸排放數據。為確保數據真實,鑰匙由他們保管。”

裕中公司是鄭州最大的發電企業,2015年開始,公司耗資2.1億元,對機組進行超低排放改造。

3月30日9時39分,中控室實時數據顯示,電廠煙塵排放折算值1.52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排放折算值17.75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排放折算值33.87毫克/立方米,遠低於國家排放標准。

實時監控重點污染源,是鄭州推進大氣污染防治的手段之一。近年來,鄭州從控制源頭、動態監管、統籌治理入手,污染排放做“減法”。

減少燃煤污染。2016年,全市完成10家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改造, 13台集中供熱燃煤鍋爐提標治理。2013年以來拆改燃煤鍋爐679台,郊縣新增供熱面積3000萬平方米,相當於減煤476萬噸。

減少工業污染。321家碳素、耐材、有色金屬冶煉、鋁壓延加工企業,82家噴涂、印刷重點企業,全部完成大氣治理任務。

減少黃標車。2016年,淘汰黃標車24401輛。自2013年以來,累計淘汰16萬輛。剩余8000輛將在今年淘汰完畢。

減少散源污染。去年,全市14320家餐飲服務場所加裝油煙淨化裝置,基本實現全覆蓋﹔分類整改各類小散亂差企業5356家。

“排放做‘減法’,措施做‘加法’,才能治標又治本。”鄭州市環保局負責人介紹,市委書記和市長同時擔任大氣污染防治領導小組組長,各縣(市、區)政府建立聯動機制,市直相關部門建立協作機制,大氣污染防治管理末端延伸到鄉(鎮、辦)、村、企業、工地。

鄭州市建委的建筑工地揚塵污染控制綜合監管大廳內,大屏幕上顯示PM10超標工地、超標數據。通過攝像頭抓拍、固定証據、下發整改通知,市建委對建筑工地進行信息化管理。

經過努力,2016年鄭州市空氣質量實現“一增一減兩降一退”,“一增”即城區優良天數達到159天,較2015年增加21天﹔“一減”即重污染天數降到37天,比2015年減少12天﹔“兩降”即PM10、PM2.5的年均濃度分別達到143微克/立方米、78微克/立方米,較2015年分別下降14.4%、18.8%﹔“一退”即在全國74個城市中排名第六十八名,比上年前進兩位,退出倒數五位。

鄭州日前向社會公示2017年“三個治本三個治標”目標任務清單,明確整治“小散亂污”企業等6個方面的時間表、具體任務、牽頭單位,採取過硬措施,確保環境質量盡快實現明顯好轉。

衡水建設監測、預警、指揮、執法一體化平台

智慧環保 精准治污

本報記者 史自強

不久前的一天,河北衡水市環保局執法二大隊副隊長袁振庄手機上的APP收到報警,他和同事根據系統上的點位提示,立刻趕到現場展開調查。結果顯示,當地一企業燃燒廢棄物引發網格內污染指數超標,執法人員及時制止並給予了相應處罰。

袁振庄所用的APP,是衡水市為大氣污染防治專門開發建設的智慧環保平台,平台融監測、預警、指揮、執法於一體,可在手機上顯示精准定位,便於執法部門迅速採取行動。

近年來,衡水市的大氣質量較差,年度排名均位列74個城市后10位,百姓的抱怨很多。改善大氣質量,執法力量必須跟上,衡水卻長期面臨環境監控力量嚴重不足的困境。“全市執法人員才200多人,排污企業有5000多家,傳統模式已很難滿足當前監管需求,既管不了,也管不好。”衡水市環保局大氣科科長崔延斌說。

“以往是企業污染信息經過信訪舉報等渠道轉到環保部門,等執法人員抵達現場時,一手証據可能早已不復存在,甚至連污染都已經消除,出現了反應滯后、效率低下等問題。”袁振庄說。

為應對監管力量不足的難題,2015年底市財政投入近3000萬元打造智慧環保平台,2016年4月開始試運行。

據衡水市環保局信息中心主任王文通介紹,除大氣監測國控站和省控站外,衡水市在建成區安裝了282套網格化智能監測設備。

在國控點周邊區域、重要交通路口、城中村、餐飲集中地區、重點污染企業所在區域,安裝了179套綜合微型站,用於監測大氣6項主要污染物。

在部分汽車噴涂及汽車專營店集中區域、餐飲聚集區,安裝了75套揮發性有機物(VOCs)監測微型站,用於監測污染物濃度。在混凝土攪拌站處,安裝了28套顆粒物微型站,監控揚塵污染狀況。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b0898.com/view-394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