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老乡网广告

高州大坡有病 云南重庆方言网站

手机阅读  2016-12-12 11:45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广东省化州市那务镇京堂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巫代林的“发财之道”
  河,他拿去出租了,山,他卖了。。。
  A;巫代林最新罪状:把庙山背村一组地名为“山车塘”地218平方米以5万元私自卖给陈其海。村民一分钱未得,也毫不知情。陈其海边建村民边反抗,也推倒过墙,差点变成群架,现已建好围墙了,村民还一直在上访。。。此官无为,必将引发一方动乱。。。
  本人QQ;229495 1700
  1.化州市那务镇京堂管理区党支部书记巫代林未经村民同意,私自把庙山背村(1队,2队)实际近1200亩(化州林业局有档案),新村村180亩,山岭按200亩以每年15元一亩低价租给李胜茂,钟亚雄(现为京堂区治保主任),吴桂福三人,这15元租金还要扣每年5元一亩给京堂管理区委会。
  实际每年一亩10元租金也从没有发过给村民。07年,没有领过钱的全体村民不同意继续出租,承租方(3人)说:租金已给了村长巫代权(巫代林的堂弟)。
  协商后,双方派代表重新测量面积,结果是庙山背村1队800亩,庙山背村2队280亩。双方认可共1080亩,按每年50元一亩租金继续租给李,钟,吴3人。共54000元租金一年。
  但签合同07年9月算起,08,09,10,11年至今,共20多万租金,村民没领过一分钱,承租方都是每年给2万巫代林,村长巫代权他们,就算了。


  这1200亩改种桉树前,山上全是种满直径15-20公分的松树,国家为了防台风,治荒山,采用飞机播种的。这1200亩松树他们砍掉(再种桉树),卖掉,保守估计近10万立方米多的木材,市值几十万元,村民分毫没得,又给巫代林他们私吞了。
  难道,已分包到户的山林就这样给人明抢去?法律何在?我们这些百姓可以怎么办?
  2.在京堂管理区要入党做党员,都要少侧200元,多侧3000元红包给巫代林书记才能入党,例:巫##1000元,巫@@2000元。叶##1200元。党员名额给他当猪肉卖了。。
  3.京堂区内,群众办入户,办计生证,等等。。要盖区委公章的,都要少侧50元,多侧300元红包给巫代林,才肯盖。。。
  4.除了山林,收受回扣,好处费外,村集体用地:归涌10亩,黑泥厂,10,亩。。。等等,都私自低价,长期出租给别人,私吞租金。京堂能卖的基本都被他卖光了,人民叫他“卖村贼”
  5.国家补贴的京堂苗山背村1500亩优质水稻田的三农资金,水利费。。。等,快15年了,人民没见分毫。。。每年京堂区扶贫款都有十几万元,,村民一分都没有人领过。
  6.区党支部每次换届选举,都是他的“自己”人名单,第一次投票不通过,就有巫代林出面约全部党员吃饭,通气后再第二次投票,反正每次都是这样,我们也懒得去投了。。他亲弟巫代宗是一队村长(上一任也是他堂弟巫代权做村长),2队巫代华(他的堂哥)也是村会计。干脆他一家都去区委会当官就算了,还搞啥选举。。。悲哀!!!

  7.京堂开发区马路两边的住宅地(前后3公里),每边5排,大概1.5万平方米的地,想买的,给个红包他,便宜点。办宅基地证,给钱他,才肯签字盖章。。。
  8.未经村民同意,收受沙场主红包,私自同意场主开采庙山背村对开河面的河沙,沙坑深达10米,影响两岸村民过河耕种,还在06年淹死3个小学生,还致使采沙河面1000米上游的引水渠倒塌,影响3500亩水稻田耕作。其后,说是台风引起倒塌的,骗得茂名工商行扶贫款修复。
  。。。。。。。
  使尽一切手段吃钱,“雁过留毛”。。。想不明白,他还当了十几年党支部书记???????
  挽救下我们吧,其他管理区都有质的变化。。。我们??哎。。。。
  谁能为我们伸张正义。。。
  (巫代林为首的京堂村委会私自变卖集体山林土地的又一罪证)
  名升网讯 村委会瞒着村民变卖村集体山林土地,至施工队进场施工时,村民始知土地被卖?而且,村民至今未领到一分征地款?化州那务镇政府表示,这属两村之间的山林权属纠纷,征地时一直没有争议,待领到征地款后才发生矛盾,化州市及镇政府已介入调查处理。这是近日发生在化州那务京堂村委会的一件事。
  村民:村委瞒村民变卖集体土地
  近日,本报记者接到化州市那务镇京堂村委会旧圩坡村一封村民集体联名的举报信。


  信中说,旧圩坡村在1962年“三包四固定”时分得一块地,并获得化州市政府确权认可,发了“土地证”。2009年,京堂村委会领导等,未经村民同意,私自将村民集体土地变卖给某公司,得款70多万。在村民不知晓情况下,将土地款私分。2011年,某公司进场施工时,村民才得知土地已被卖掉。村民称合法权益被严重损害。
  现场:岭头已被推开
  前日,记者赶到那务镇京堂村委会时,正下着大雨,某公司已在工地上建起了一幢临时住房,住房旁边是几亩已被推开的山头。工地一负责人说,这是省重点项目,须按期完成,曾有村民阻挠施工,但经劝阻离开了。公司是经过一系列程序,把土地征了下来的,征地款已到村委会帐户,公司并没有错。听说村中有纠纷,故征地款未下发到村民手上。
  “村委会和镇个别干部,竟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原属村民集体的土地卖了。卖了多少亩?卖了多少钱?一直不肯告诉村民,还多次阻挠村民申诉,甚至威胁。”村民叶叔说希望有关干部尽快公正处理。
  镇政府:正在调解必依法处理
  该镇副镇长莫耀明说,事情发生后,镇委镇政府非常重视,几乎每天都派出专人协调处理这事。该出现争议的岭头,几十年前已被京堂村委大坡村使用了。在征地时公开召开了村民大会,按一系列法律程序把地征了下来,每亩1.5万元共约30多万元征地款。这个时候一直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后来,由于大坡村中出现矛盾,村长带公章远走他处打工,且另一条村旧圩坡村提出权属问题,为慎重起见,这笔征地款一直放在村委帐户上,未发到群众手上,待协商处理妥当再发。


  化州市山林纠纷调处办一位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调处办已多次到现场并找相关代表商谈、求证,旧圩坡村有一份权属证明,然而,部分地界仍待查清,与其有争议的大坡村,暂时未能提供相关证明,但现在并不能下结论该地即属旧圩坡村所有。一切仍在实事求是调查协商中,希望能通过协商方式解决争议,协商和解不了,可依程序向人民政府申请确权,依法办理。
  (村民不去闹,就钱“袋”平安,一去吵,就是纠纷。那有那么多巧合啊)
  茂名晚报报记者黄楚凡报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b0898.com/view-32933-1.html

    相关文章
    有病, 大坡, 高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