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老乡网广告

成长路径“殊途” 产业融合“同归” 达赖拉嘛图片

移动版  2016-12-11 20:54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编者按:如何以品牌建设为突破补齐市场短板?如何以市场需求为导向调整供给结构?如何以产业融合为抓手推动转型升级的农业产业化战略厚积薄发?对于上述三个问题,广东茂名给我们做出了回答。正是将农业产业化这双有力的“手”摆到了正确的地方,才使得茂名的第一产业与二三产业的对接接口显著增多、资源流通更加顺畅、融合形式更加多元,在三产融合背景下,茂名实现了强产富民。

一个多月前,上海迪士尼乐园盛大启幕。远在1000多公里之外的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看着火热的场面与爆棚的人气,粮丰园食品公司总经理刘培基不由喜上眉梢。对于他而言,迪士尼带来的,不仅是一片欢乐的海洋,还有真金白银的滚滚利润。此刻,一盒盒“身”上披着蓝衣、“胸”前别着迪士尼标志的蛋卷,正在从粮丰园公司的生产线上昂首出炉。虽然“粮丰园”字样被隐藏在盒底并不显眼的位置,但在刘培基看来,对于他们这个十几年前还是一家月饼作坊的农产品加工企业来说,能够到世界顶尖游乐盛宴上分得“一杯羹”,“即便是贴牌,也已经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胜利”。

而在茂名市农业局局长朱积眼中,粮丰园与迪士尼的这桩“联姻”,是茂名以品牌建设为突破补齐市场短板、以市场需求为导向调整供给结构、以产业融合为抓手推动转型升级的农业产业化战略厚积薄发的最新成果。在茂名,在农业产业化这双愈来愈有力大手的捏合之下,二三产业与第一产业的对接接口正在逐步增多、资源流通正在逐步顺畅、融合形式正在逐步多元。一条条曲直不一的成长路径,共同走向“三产融合”的发展归途。

A 农产品加工怎么搞?被人贴牌+请人贴牌

中秋节未到,各式各样的月饼广告已经开始占领茂名的大街小巷。对于茂名来说,相比起已经戴了几十年的“南方油城”帽子,“中国月饼之都”和“广东农业大市”的头衔却鲜为人知。长期以来,月饼产业与传统农业碰撞出的发展火花更只是星星点点、难成气候。“农业产业化力量不足,成为一道关键瓶颈。”朱积说,茂名土好水好,种出来农产品品质好,“却因为农业生产组织化程度偏低和农产品加工企业品牌偏弱,绿水青山始终难以变成金山银山”。

而在茂名市农业局副局长谈华照眼中,破解上述难题,粮丰园的成长历程,已经非常接近标准答案。“公司得以迅速发展,离不开政府在土地、资金等方面的大力支持。”这是被刘培基反复念叨的一句话。而按谈华照的解释,粮丰园之所以能够频频获得政策青睐,除了产品过硬、口碑良好,关键在于其逐渐粗壮的产业链条两端,一头拴着的是一个技术水平、集约程度不断提升的种植产业集群,另一头则是一个冉冉升起的农产品加工品牌。

粮丰园的“喜事”,不仅为茂名农业产业化大树又挂上了一串沉甸甸的果实,更重要的是,由上海迪士尼扇动的“翅膀”,很快就会让不少茂名农民的腰包再鼓一鼓。刘培基告诉记者,公司现有优质木瓜、地瓜、香蕉、山药种植基地1800亩,关联专业合作社十几家。品牌的力量会迅速传导到产业链的上游。同时,在他看来,为迪士尼贴牌,对于粮丰园本身品牌的建设,同样是一种资源的注入,“能够与这些品牌巨人合作,不仅是荣誉,更是难得的学习”。

如果说粮丰园公司主动承接贴牌生产是一种巧妙的“借力用力”,那么同样试图通过加工环节的品牌化提升农产品附加值的高州市新芝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采取的却是委托他人贴牌生产的方式。

近日,当新芝泰公司董事长朱炳芝将一袋袋包装精美、采用低温干燥技术生产的火龙果干摆上台面时,谈华照连说了几个“没想到”,“公司的火龙果种植基地建立刚刚两年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拿出了像模像样的加工产品”。

用朱炳芝的话说,正是因为公司成立时间不长,加工技术还是短板,因此才想出了“借鸡生蛋”的办法。在这位曾在深圳长期打拼、最终弃工从农的二次创业者看来,只要将“嘴想你”这一核心品牌掌握在自己手中,“委托加工,互惠共赢,又何乐而不为呢”?

B 品牌建设怎么做?依托电商+开拓线下

相比起在水果种植加工产业征程上初出茅庐的朱炳芝,高州市丰盛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老罗称得上是位老前辈。在素有“荔枝第一镇”美誉的高州市根子镇,1368亩的优质果林,是老罗已经耕耘20多年的根据地。一座现代化的果干加工厂,也正在老厂房旁边快速长高。

酒香不怕巷子深,虽然根子镇被隐藏在粤西的起伏丘陵中,但对于销路,老罗从来没有发过愁。“尤其是龙眼干。”老罗说,作为与娃哈哈和同仁堂长期合作的重要供货商,他早就见识了品牌的价值。也正是基于此,这几年,在荔枝生鲜电商领域,老罗着实憋足了一股劲。

进入6月,根子镇上便热闹起来。现代电商企业与传统批发商人一同涌入,在这片中国最主要荔枝产地里展开了一场优质产品争夺战。对于老罗来说,这几年几乎直线上升的电商销量,让他与批发商们面对面打交道的机会越来越少。

每天中午,一辆辆满载荔枝的物流车,会从丰盛公司大门风风火火地驶出。第二天,这些挂满水珠的红色甘果,便会摆上北京、上海市民的餐桌。“48小时内保证送达。”老罗说,为了这句承诺,他不仅要在防挤压包装设计上绞尽脑汁,还要在保鲜材料上精挑细选,“虽然成本增加不少,但‘桂康一号’的名声也越叫越响了”。

这个夏天,广东天力大地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黄威龙却正在经历另一番忙碌。连日来,电白区麻岗镇,夕阳余晖中,农人们熟练地驾驶着农机将水稻秧苗移栽到晚造田中;公司大院里,刚刚收获的早造稻谷,正在机器的轰鸣中,退去厚重的水分。“双季每亩能打1300斤。”黄威龙说,他种的是“吃”鱼粉的海鲜米,最贵的可以卖到几百块钱一斤。

电白毗邻南海,鱼虾资源丰富,黄威龙就地取材,将鱼粉作为水稻的唯一肥料,也成就了在高端市场独树一帜的“农爵士”品牌。与老罗不同,撬动市场,黄威龙更喜欢用的不是电商杠杆,而是对有机品质精益求精基础上的精准销售。“我在上海有一个专门的销售团队,采用‘专卖店+会员制’方式,供不应求。”黄威龙说,自家产品的“朋友圈”虽然不大,但个个都是铁杆粉丝,“相比较而言,开放式的电商平台还不适合我”。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b0898.com/view-32819-1.html

相关文章
融合, 同归, 产业, 殊途, 路径, 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