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老乡网广告

南方网:120万买股权卷入法院之争 人大代表上书最高法院 拥抱每一刻歌词

移动版  2016-11-18 09:32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120万买股权卷入法院之争 人大代表上书最高法院
2003-01-07 07:28:04

  南方网讯 李某花了120万元,购得高州法院已查封的广州某公司的股权,高州法院随即将所得款交给债权人,案件也告执结。然而,茂名中级法院突然刊登公告,将李某已买到的股权重新拍卖。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老法官古兆圣获悉此事,急忙向全国最高法院及省高院递交了代表建议书,认为高州法院对此案的处理是合法、正确的,争议股权应归李某所有。

  从法院赎买股权面临拍卖

  去年12月27日,记者接到事主李先生的投诉,称其买来的股权当日又要被法院拍卖,却没有对他已付的120万元转让金给任何说法。记者闻讯,当即赶往广州市天河科贸园的拍卖现场。

  在现场,李先生情绪激动,举着一张刊有“拍卖公告”的报纸向记者投诉说:他是广州市百海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去年8月底,公司另一名股东周志新找到他,称因欠了人家110多万元被告上法庭,并被高州市法院查封了其投资股本100万元(占公司总份额的20%),经高州市法院委托广东南粤评估有限公司的评估,该股权占净资产评估值为1199487.79元。周表示自己经济困难,愿将这些股权以120万元的价格转给他,用于履行法院的生效判决。去年9月2日,李先生以公司股东的名义向高州法院提出购买股权申请。9月5日,高州市法院作出裁定,由李某以120万元购得该笔股权,解除查封。

  李先生说,就在股权转让快完成时,高州法院于9月9日突然下了个裁定,又恢复了该笔股权的查封。12月20日,李先生在媒体上看到公告:受茂名市中级法院的委托,这些股权将于27日被拍卖。

  拍卖突然宣布取消

  当天上午10时左右,拍卖正式开始,拍卖师一上来就宣布:“接茂名市中级法院的通知,本次拍卖的第一项内容,即广州市百海置业发展公司20%股权的拍卖取消。”

  拍卖师的余音未了,台下就纷纷议论起来,李先生松了一口气,并四处打听股权拍卖为何临时取消。

  相同股权涉案三地法院

  已经被法院依法转让出去的股权,缘何出现“再嫁”局面?

  记者找到该笔股权的原持有人周志新。据周介绍,他作为一方公司担保人,卷入了一宗出口贸易纠纷,并在原告的诉讼保全申请下被湛江中院查封了100万元的股本,后湛江中院因管辖权问题驳回了原告的起诉,并裁定解除查封。与此同时,因高州市有两名债权人对周志新提起了诉讼,高州法院立即对该笔股权予以查封,而头一宗出口贸易纠纷重新在茂名中院起诉并提起诉讼保全时,保全物已被高州法院先一步“接管”,茂名中院没能查封到股权。

  茂名市中院随即下了一个裁定,称“湛江中院解封裁定未按程序和方式进行”,认为高州法院的查封无效,但对于应如何解决李先生所付出的120万元的问题,茂名有关部门一直没有任何说法。一名法官分析,高州法院查封在前,茂名中院查封在后,为了达到查封股权的目的,只能确认高州法院的查封无效,茂名市法院才能进行第二次查封。问题是,高州市的第一次查封是否正确?如果确有违反程序的地方,李先生赎买股权的120万元已经付出,并被偿还有关债权人,如果赎买被确认无效,那么李先生的120万元应该由谁来赔偿?

  上级干预高州法院尴尬

  高州市法院执行庭莫庭长告诉记者:“目前惟一可以说的是,我们高州法院从查封到执行,是完全依照法律程序来做的,这个案件可以说是已经执行完结了。”

  依法执结的案子,为什么会出现保全物“再嫁”的情况?高州法院有关人士对此采取回避的态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院人员称,高州法院也很为难,因为卖股权的钱都已经依法执行给债权人,不可能再要回来了。而人家买股权的,钱已经全部给付清了,你现在说无效,钱怎么还?

  据悉,高州法院已向茂名中院请示要求恢复执行,但茂名中院回复称,湛江中院解封裁定未按程序和方式进行,不产生送达的法律效力,因此高州法院对100万元股权的查封是重复查封。

  人大代表上书全国高院

  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高州市人民法院老法官古兆圣认为,同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司法行为,应由共同的上级法院协调处理或作出认定及纠正。茂名中院称“湛江中院解封裁定未按程序和方式进行”,这个认定是明显错误的,也即是说,湛江中院即使解封不合法,也不应由茂名中院作裁定纠正,因而茂名中院有越权的嫌疑。因此,高州法院的查封是合法、有效的。据悉,古兆圣同另外两位全国人大代表已就此向最高人民法院、省人大、省高院发出人大代表建议书。(编辑:廖明)

拥抱每一刻歌词,高州老乡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b0898.com/view-315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