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老乡网广告

SOS!粤西荔枝大丰收 却只能让它烂在泥土里 夏梦妍

移动版  2016-10-22 09:07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9毛价格,卖果子的钱还抵不了请人摘果、运输的成本。”钟老板口中的荔农梁权回应说,他请人摘荔枝包吃住,每人每天合计180多元,一个人在山上摘荔枝,一天顶多摘200斤,就算以9毛/斤将荔枝卖出,他还是得亏本,还没算把荔枝弄下山的运输费。果园里的3万多斤黑叶只能让它们自行掉落烂在泥土里,他已决定不摘了。

原标题:SOS!粤西荔枝大丰收 却只能让它烂在泥土里

夏梦妍,高州老乡网

“妃子笑”每斤仅0 .5元,70岁的劳维昌一气之下将几百斤荔枝倒在树下任其腐烂。

十多万斤“妃子笑”最后的归宿只能是烂在泥土里,70岁的劳维昌准备接受这样的残酷现实。今年,粤西地区的湛江、茂名、阳江等地荔枝大丰收,价格却大跌,去年每斤最低3元的“妃子笑”现在降到0 .5元,每斤2 .5元的黑叶跌至0 .8元甚至0 .6元。“比请人摘果的成本还要低。”茂名高州市水果局局长潘达富说,今年荔枝价格是个大问题,极大伤害荔农积极性,直接影响到下一年荔枝产量与价格。

荔枝丰收 晚上睡觉会笑醒

荔农劳维昌1999年开始种植荔枝,在湛江廉江市良垌镇平田济村有一个56亩大的果园,种着妃子笑、鸡嘴、桂味等荔枝品种。

“今年气候环境非常适合荔枝生长,而且没有什么病虫害。”今年1月荔枝开始抽穗,劳维昌就期待着果园可能给他带来好的收获。前年,果园被冰雹打得个七零八落,几乎绝收,去年果园收了4万多斤荔枝,有点赚头。

“没想到会有这么好,每棵树,每条枝丫挂满果子。”今年5月底,廉江荔枝准备上市时,劳维昌兴奋地估算,果园预计可以摘出15万多斤荔枝,“这是前所未有的大丰收年,以前从来没有遇到”。

当时,心情同样激动还有荔农梁权。他家在茂名高州市沙田镇周村大队,栽种1000多棵荔枝树,大部分是黑叶,以及少量桂味、白糖罂,这些几乎是全家所有经济收入来源。“去年收了2万多斤果,今年至少3万斤,原以为会赚翻了”,梁权如是说。

5月27日,劳维昌卖出果园的首批荔枝,几百斤白糖罂,5元/斤,开局不错。“晚上睡觉都会笑醒。”劳维昌果园里栽种最多的是妃子笑,占整个荔枝树的90%,依照去年价格,妃子笑地头价最高5元/斤,最低也有3元。如果今年妃子笑价格与去年持平或即使稍微降价,果园收入也能翻近三倍。

价格直跌 不愿找人来摘果

劳维昌是6月2日开始卖妃子笑,首批2000斤,4元多/斤。他跟老伴说,种了15年荔枝,总算等到一个发财的年份。

“高兴没两天,(价格)开始直线下降,几天内降到2.8元,接着变成1.5元。”劳维昌说,到6月12日廉江市妃子笑地头价跌到1.2元/斤,到18日他以0 .5元/斤卖出几百斤,“从来没有遇到过”。

“去年最便宜的卖到2 .5/斤,贵的卖到3.5元。”荔农梁权家里种的最多品种是黑叶,今年刚开始市价2元多一斤,一两天时间内快速下跌,“一斤1块1,接着是7毛、6毛,甚至5毛。”

“收荔枝的老板白天打电话说要过来左等右等,不见人来。”廉江市良垌镇垌桥村村民全亚伍多年来一直帮外地老板收购荔枝,今年他帮收购的首批妃子笑是4 .2元/斤,共收1.7万斤,“之后老板再没有过来,打电话过去,说已在高州,那里荔枝更便宜”。以前5月底开始,外省老板一茬接一茬挤着到这里收购荔枝,基本上一天装满一货车,约4万斤,今年他只卖出一批荔枝。

“往年全天24小时收购,整个高州东部主产区,收荔枝不分白天黑夜。”高州市水果局局长潘达富说,今年情况不同,荔枝收购高峰期,每天到下午2时,各荔枝收购点基本停收。许多荔农给他打电话抱怨,荔枝价太低,一些荔农干脆不摘果了。

难抵成本 让荔枝烂在树下

5月28日,在高州沙田镇桃栏路口,收购荔枝的中间商钟老板说,镇上一个荔农还有几万斤黑叶没有摘,他开价0 .9元/斤,对方嫌价太低,宁愿让果子留在树上烂了,也不愿找人把果子摘下出售。

“9毛价格,卖果子的钱还抵不了请人摘果、运输的成本。”钟老板口中的荔农梁权回应说,他请人摘荔枝包吃住,每人每天合计180多元,一个人在山上摘荔枝,一天顶多摘200斤,就算以9毛/斤将荔枝卖出,他还是得亏本,还没算把荔枝弄下山的运输费。果园里的3万多斤黑叶只能让它们自行掉落烂在泥土里,他已决定不摘了。

“糟蹋了、糟蹋了。”6月27日上午,劳维昌在自家荔枝园彷徨穿梭,看着挂满枝丫熟透了的妃子笑反复念叨着,荔枝树下均可见刚掉落或已经腐烂的荔枝。“估计十多万斤吧。”劳维昌说。

“不摘了,摘得越多,亏得越多。”对于前所未有的荔枝丰收年,劳维昌已经由最初欣喜变得失落。去年,他果园收4万多斤荔枝,最后卖了9万多元,除去成本略有盈余。今年仅卖了2万多斤荔枝后,他没有再摘荔枝卖了,“估计要亏5万元左右,果园还有部分桂味及其它品种,价格跌得厉害。”

“桂味去年地头价卖到6元,甚至8元,现在只有3 .5元”。潘达富说,今年荔枝价下跌,包括所有品种的荔枝,并非只是种植数量比较多的妃子笑、黑叶。 (线索提供:陈先生200元)

改变品种结构

挖掘销售渠道

高州市超60%的荔枝树是黑叶,今年黑叶也是价格卖得最差的荔枝品种之一,改变荔枝品种结构和发掘销售渠道是下一步要做的事情。高州市新闻秘书赖万松说,高州市政府一直有引导荔农不断改进销售渠道,如鼓励上网销售荔枝;与快递公司合作,向全国各地直销荔枝;创立自己荔枝品牌等。

根子镇的罗有汉种植荔枝30余年,在高州市政府扶持和关心下,目前开设荔枝再加工工厂,用机器把荔枝烘干成荔枝干,再打包销售,日销售荔枝两万多斤。罗有汉说,他每年有3600多亩的荔枝产量需要销售出去,今年荔枝量更是从600吨上升到900吨,截至目前他还没有愁过荔枝销售,现在关心的是如何打造自己的荔枝品牌推销出去。

全省荔枝增产超两成 排队成熟变集中上市

高州荔枝种植面积58.6万亩,平常年份年产十数万吨荔枝。潘达富透露,今年该市荔枝产量总数暂时没统计出来,“但估计超过20万吨”。相比去年,今年产量增加超过20%。

荔枝增产不仅局限在粤西地区。昨日,省农业厅发布消息,今年是全省荔枝丰收年,预计荔枝产量同比增两成,总产量达130万吨。“特殊天气造成的。”潘达富说,去年荔枝收果后雨水较好,今年开春,经过两段低温天气后,不管是新荔枝树还是老荔枝树都来发穗。后来,开花做果的时候,日照时间够长,这些因素直接导致今年荔枝树做果率远高于往年同期。

特殊气候环境打乱各地荔枝成熟时间。有15年种植荔枝经验的劳维昌说,依照往年常例,湛江地区荔枝比海南省的荔枝迟上市15天左右,茂名、阳江等地区的荔枝又比湛江地区荔枝晚上市约一星期,“今年大家集中到一起了。廉江、高州荔枝成熟,中间相隔几乎不到两天,这边还在卖3元/斤的妃子笑,高州黑叶1.5/斤已经上市。”

潘达富说,高州荔枝品种较多;但基本可以分为早熟、中熟、迟熟三个不同阶段的品种。一般情况下,早熟品种5月中旬开始上市;中熟6月初至8日左右上市是正常的;迟熟则在6月20日左右,三者基本上保持两个星期左右的间隔,排队上市。

“今年全乱套,挤在一起蜂拥上市。”省农业厅介绍,今年广东荔枝5月下旬才开始上市,较往年推迟7-10天。荔枝上市后又遇连日高温,导致同一区域不同熟期的品种集中上市,荔枝收获期较往年明显缩短。荔枝价格在上市初期保持短暂高位后掉头向下。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周松柏 阳广霞

如果有意购买荔枝或批发,可以拨打南都记者电话18602018505了解详情。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b0898.com/view-30437-1.html


    相关文章
    荔枝, 根子镇, 荔枝量,